瑞·达利欧:不断变化的世界秩序

 

近日,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出席“2022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时,发表了题为《不断变化的世界秩序》主旨演讲。达利欧指出,变化的世界秩序中,需要关注三个重要的人类社会内生问题:首先,是大额债务和债务货币化,尤其要关注世界三大主要储备货币;其次,社会贫富差距加大,极易引发内部冲突;第三,新兴大国挑战现有大国,现有世界秩序被重塑,或引发外部冲突。同时还提醒我们要注意两个不可忽视的环境变量:其一,是流行病、干旱、洪水等不可抗力带来的冲击;其二,是知识和技术进步带来的客观变化。

 

达利欧认为,目前,美国的债务和债务货币化规模空前,美国国内贫富差距达到了1930 年代以来的顶点,国内政治割裂。世界秩序正在起变化,如果资源分配不再基于利润,而被政治诉求所驱动,根据历史经验,贸易摩擦、科技摩擦、地缘政治纷争、经济金融冲突等问题都存在进一步加剧的风险。虽然历史不能准确预测未来,但可以借古鉴今,为局势发展提供警示作用。当下,世界各方需保持沟通、交流、对话,避免争端升级,努力实现合作共赢。

 

以下为瑞•达利欧演讲速记整理。

 

我一生当中,虽曾亲历不少令人瞠目的事件,但在人类历史面前,我的见闻仍很有限。换句话说,我们虽无法穿越回过去改变历史,但我们可以从历史中找到规律,帮我们走向未来。

 

例如在1971年,当时的美国政府打破了以美元兑换黄金的承诺,尼克松总统开启了以货币替代黄金的形式来支付债务。我当时以为股市会应声下跌,但事实却截然相反。当我回顾历史,发现在1933年3月份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自此,我便开始以历史周期视角深入研究1929~1933年美国的“大萧条”,这个研究范式也应用在分析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等后续历史事件上。我希望从历史中总结出社会发展的一般性规律。

 

做这个研究的目的,是因为我们必须了解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应采取什么样的视角对未来进行预测。接下来跟大家分享一些研究成果:三大趋势与规律。纵观过去500年历史,我总结出三条规律:

 

第一,大规模债务导致天量的债务货币化。什么叫“债务货币化”?即中央银行印钞票来购买债务,尤以全球三大主流货币为最。

 

第二,巨大的内部冲突。上一次发生与当前类似的情况是1930~1945年,当时美国社会产生了财富观与价值观的割裂。西方世界之所以出现这些现象,是因为其内部左翼、右翼的范民粹主义所引发的一系列社会冲突所致,冲突中一部分人逐渐将斗争作为其行动纲领,挑拨不同人群形成对立,斗争群体间互踩底线、互不相让,久而久之这种冲突上升为种族矛盾,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内部,种族矛盾尤其严重。1930~1945年的历史便遵循了这一规律。

 

第三,大国的崛起。比如正在崛起的中国。由于中国的崛起挑战了现有大国地位(即美国),原有世界秩序也正被重塑,进而产生了很多外部冲突,虽然不一定发展为战争,但冲突不可避免。究其原因,随着新兴大国力量的急剧增长,大国间彼此无法共容,观点逐渐对立,就会引发冲突。大国间通常以竞争关系为主导进行互动,若分歧没有自我化解,则会使冲突加剧。

 

以史为鉴,当上述三个因素叠加,世界将酝酿极高的风险,而这恰是我们当下的处境。所以,我通过研究世界储备货币的兴衰逐渐掌握了大国兴衰的规律,并通过对过去500年的世界历史总结出上述三点发现。我还特地研究了自唐朝以来中国后续几个王朝的兴衰(图1、图2),这个研究有助于我们理解当今主流大国的发展。

 

图1:中国绝对实力变化

 

图2:中国相对实力变化

 

除上述三大因素之外,自然的不可抗力也影响着历史进程。诸如全球流行病、干旱、洪涝等自然之力,虽不频繁,但一旦发生则影响巨大,通常会造成大量人口伤亡甚至摧毁整个文明。大自然的力量不容忽视。

 

其次,人类自身的知识积累与技术进步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历史进程。纵观人类历史,我们发现,实际上很多本质相同的事情在不断地循环往复着,区别无非是推动其前进的技术手段更先进了,人类社会的本质一直没变。

 

接下来,通过图表跟大家图文并茂地展示几个核心问题。图3是美国自1900年开始的GDP曲线。这条曲线向我们说明了,若要刺激经济发展,首先要增加信贷以拉动购买力,如此日积月累,信贷就转变为债务,这些债务在特定制度下会转化为特定机构的资产。

 

图3:美国私营部门非金融债务占GDP百分比%,6个月移动均值测算

 

接下来的问题是,这些借来的债务,拿什么偿还?如何偿还?如果用硬通货还债,对美国而言不但麻烦而且痛苦。因此,现实中美国的债务偿还是怎么操作的?事实上,美元早已超发,表明美国的货币体系存在不平衡,一方面美国经常性地超支,另一方面美国又可以近似无限地印钞以满足其支出。

 

如图所示,蓝线代表美国当期利率,红线为货币当年发行量占当年GDP比重。当利率为零时,若此时债务水平又特别高,就得靠大量印钞来偿债,所以二者经常互为因果。当前的情况与1930~1945年间极为相似。如果你对历史有所了解,上一次美元超发、利率见底时,世界秩序被彻底重塑。基于对1930~1945年的这项研究成果,我曾观察并预测了2008年的经济走势。美国2008年的债务GDP占比相当高,当利率水平接近零时,美联储曾大量印钞以期渡过难关。结合当下,历史是何其惊人地相似。

 

说完了美国利率与美元数量间的关系,图4则展示了美国居民自1900年以来的财富差距与收入差距。请各位特别注意,美国在1930年代曾出现过巨大的财富与收入差距,与最近几年的趋势特别相似,再叠加整体经济的不景气,美国国内情况有可能急转直下。

 

图4美国居民收入及财富差异,人口占比%

 

图5描绘了美国自1900年至今的两党政治分歧。红线代表共和党在参议院和众议院的投票记录,蓝线代表民主党在参、众两院投票记录。1945年后,红线越来越高,意味着共和党人的政治倾向越发偏保守主义,相当于政治右翼继续右倾;而蓝线越来越低,意味着政治左翼的民主党人政治倾向朝着自由主义渐行渐远。两党越来越极端,政治鸿沟在最近几年迅速拉大,美国国内这种意识形态的巨大割裂是自1900年以来前所未见的。这反映出党派间相互妥协并达成一致的意愿有所下降。换句话说,美国的政治分裂变得严重且难以消除。若如此发展下去,美国自身的政治体制将被颠覆,因为历史已不止一次地上演了类似的桥段。

 

图5美国主要政党意识形态立场

 

若想了解大国兴衰,我们必须将历史拉长来研究。图6呈现了过去500年各主要国家相对地位的演进。红线代表中国,中国在这张图上起点的1500年曾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后几经波折开始下降。在此期间,荷兰和英国陆续超过中国,而中国自1840年以后进入了所谓“屈辱的100年”,中国的世界地位自那时起一直跌落,直至1949年迎来新中国的成立。中国自1949年开始,世界地位不断上扬,我们也确实见证了中国在这一阶段获得了在世界历史上都堪称伟大的经济发展。

 

图6全球主要国家相对地位演进

 

接下来,图7统计了过去500年全球大规模人口死亡的主要归类,大自然的不可抗力仍是人类文明繁衍的最大威胁。这也是为何我认为我们必须重视大自然的原因:关注诸如全球气候变化等问题,否则大自然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图8展示了过去600年大国间各种冲突所造成的死亡率,该数据随时间推移呈上升态势,意味着随着科技进步,武器效率大幅提升,下一次大规模战争将给人类文明带来不可承受之重。

 

图7全球大规模人口死亡情况归类,每10万人死亡数,按15年移动均值

 

图8战争冲突导致的大规模人口死亡率估值,主要国家人口百分比%,按15年移动均值

 

图9描绘了过去500年间剔除通胀因素的全球人均GDP水平,图10是同一阶段世界人口预期平均寿命。这两个指标相结合,展现了人们的生活水平在过去500年间得到了持续改善。但这个结论与我刚才的所有分析有何关联?我想说的是,正是人类所具有的超强适应力,在周期变化中能够保护自己,通过发明创造不断地适应着环境的变化,才有了循环往复的历史周期。

 

图9:全球实际人均GDP,对数值

 

图10:全球人口预期寿命演进,年

 

为了洞悉未来,就有必要了解循环往复的历史周期规律。我们当下所处的时代冲突不断,前路仍然迷雾重重,下一个主导国家的崛起必将引起冲突,按照历史规律,将在贸易、技术、资本、经济、军事等五个维度以各种形式逐渐展现出来。冲突一旦爆发,将不断加剧。正如当下的世界局势,主要国家间经济和金融方面的冲突正趋白热化。换言之,各主要国家这么做无非是在争夺资源分配的控制权,过去是通过全球化实现,现在则选择冲突与对抗。当前,我们还看到全球范围内一些国家因意识形态分歧而相互采取不同程度的政治制裁,类似二战前后美国对日本的石油禁运、没收涉日资产等行为。

 

当然,并非某些情况在历史上这样或那样地发生了,就意味着今后当我们步入相似境地时也必然发生相同的事情。但我们应从历史中总结一些经验,理解事件发生的因果关系,当下一个历史时刻来临时,能够意识到潜在风险,并防止糟糕情况的发生。

 

 

文字来源:清华五道口

图表来源:《原则:应对变化中的世界秩序 (美)瑞·达利欧著;崔苹苹,刘波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22.1

 

 

 

全球财富管理论坛

全球财富管理论坛是在金融开放背景下,为顺应全球资产管理行业发展与中国资产管理行业转型需求,由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联合发起成立的一个国际性交流平台组织,论坛旨在构建一个汇聚全球资产拥有者和管理者、监管部门和市场代表的长期对话沟通平台,为国内外资产管理机构搭建交流与合作的桥梁。

2022年5月17日